观察|区块链项目没有投资人,只有赞助商

5 个月前 · 原创文章

作者:Frank Yao;Amber Yang

来源:达瓴智库,有删减

编辑:Tony Feng

 

1、莫忘开源,深耕社区

 

最近与一位匿名币的早期投资人交流,他否认自己是投资人,坚称自己是这个项目的赞助商。仔细一琢磨,“赞助商”这个词用的非常精准。因为,大部分区块链项目都在早期,随时可能共识破裂,社区死机,项目流产,风险极大,可不就是赞助商么?

在开始正文之前,仍然先厘清一下概念。社群和社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是因为语义相近,都是呈散落分布,往往很多人将两者混淆。在本文中,社区主要指具有价值观共性、价值共同性的聚集体,如比特币社区,以太坊社区;社群,主要具有某个特定短期行为的社交部落群体,如微信社群,电报社群等等。

社区主要通过大规模的协同来共同创造或者共同享有价值产品和服务。自从比特币社区壮大影响以来,众多的区块链项目将其称为社区或DAO(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来源:blockchainhub

由于早期的区块链项目,主要是以社区自愿、众筹的方式来启动,参与者即使在意识到巨大风险的情况下,也愿意捐出一定金额或者付出一些时间参与到项目中去,并且群策群力,共同推动项目发展。比特币社区就是在中本聪消失后,以这样的方式建立起牢固的根基,并且影响越来越大。

而随着区块链项目越来越多,比特币、以太坊等暴富的神话吸引了更多的骗子和投机者进入,加之区块链项目早期松散组织、社区自治的特性,以及初创项目的失败概率过高,导致犯罪成本较低、容错率较高,从而使得很多项目的早期投资人血本无归,成为了捐献时间、金钱和精力的“赞助商”。

 

2、什么样区块链项目容易“赞助”成功呢?

 

长期位居全球前100名的加密资产是有其共同性的,或者说基本上长期达成了某种全球性共识,而这种共识很诚实地通过全球市值排名来体现。目前CMC收录了2400多种加密token,没有收录和孕育的更不知道有多少。

而在这些排名或者交易平台上,排名靠前的区块链项目更容易成功。一般来说,具有宗教性价值愿景的加密资产、复合了最广泛多数共识的token、强盈利模式和强大主导团队的token项目,往往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

我们总结了三条判断法则。

2.1、近乎宗教式的Vision

以比特币社区为代表。V神提到:“比特币的社区现在有一个大的优点:他们有丰富的思想体系,有好多人在思考比特币在世界里有什么角色,他们到底做什么。比如Tuur Demeester和Daniel krawisz在写奥地利经济学的东西,还有Paul Sztorc。”

比特币社区基本上坚信比特币是最去中心化、网络最健壮、系统最安全、功能最简洁的。比特币由拥有比特币的用户所决定它的发展壮大,只有所有用户达成一致的共识,所有的人才能受益。因此,比特币和比特币社区可以看作是第一个运行良好的自组织,也就是DAO。

比特币社区包括:论坛、社交网络、聚会、IRC聊天室、非营利组织。这些团体构成了繁荣的比特币社区。近年来,随着比特币硬分叉、纽约共识、香港共识、比特币破万等等具有巨大影响力的行业大事件的发生,越来越多的人,因为这种公开治理的社区特性而开始研究和深入了解比特币。

2.2、复合最广泛多数的Mission

以以太坊社区为代表。以太坊基金会是以Vitalik为中心的有十几个人组成的基金会,总部设立在新加坡,基金会的技术人员专职进行以太坊底层核心架构的开发,全球各地的人都可以加入到这种开源社区的开发中去。

截止到目前,以太坊还是全球开发者数量第一的开源开发平台。其上有很多Dapp和生态业务的开发者,都可以算作是以太坊社区生态的实践者。

以太坊借由IC0崛起并通过平台性能扩大影响力,2018年和2019年建立在以太坊上的Defi金融,又将以太坊的价值发挥到淋漓尽致。Defi虽然在2018年仅有1亿美金的体量,但是由于defi是对传统金融行业借贷这一古老的形式发起的革新,迅速又悄无声息地侵蚀着、影响着全球的金融借贷市场。

而最近,2020年开年,以太坊上发生的一件大事,也就是Quadratic Funding 排名前5的技术类资助中,有4个项目的第一笔资金来自于 DAO。

这证明了 DAO 在识别以及向社区传递有前景的项目方面取得了成功。从这一点可以看出,DAO 在整个社区治理、良好项目的融资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2.3、强盈利模式和具备强大社区治理追随的主导团队

DAO一般以某一个项目为核心,以token作为受益凭证和激励工具,“赞助商”、开发者、使用者等都自然成为DAO的成员,献礼献策,共同参与到DAO的治理中去。

由于区块链的开源特性,具备持续开发中的进化和升级能力,将成为区块链项目能否在市场利益竞争中生存下来的关键因素。这一切,需要用资源和钱来推动,来维护相关社区的利益,才能形成良性发展循环。

在这个生态中间,社区一定会维护自身利益的,为消除“公地困境”,为达到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项目运作的目的,在早期,一定有一个中心化或半中心化的主体来聚拢共识,推动社区自治。

如果中心化的主体不强力、不强势,不是一个资源强势方、不是一个共识强势方、不是一个运营强势方、不是一个开源技术的强势方,这个项目的夭折可能性可以说是80%的概率。

2.3.1、EOS为强盈利模式的成功案例代表

EOS以Dpos的方式选择出超级节点进行记账、性能提升和治理,将链下治理通过EOS宪法、升级协议、冻结账户等方式,融入到整个运营机制中去。DPOS机制就是把生态建设治理建立在“人治”的基础上。相比于基于密码经济学建立的POW等共识机制,“人治”在很多危机时刻往往会被利益或者其他强有力倾向给绑架。譬如,EOS的超级节点就出现了“贿选”现象,为什么贿选?因为作为EOS的超级节点会有很多的利益空间。波场从出生以来就伴随着争议和运气,而其创始人孙宇晨更被称为是一个营销高手。

2.3.2、以太坊社区的治理

以太坊发展至今拥有如此全球地位,历经风波而不倒,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核心人物、创始人、人称V神的Vitalik。

一直致力于以太坊的发展和探索,由于治理颇有效果而影响了很多人。但即使在以太坊社区,所有提出的方案都需社区一致同意才能通过,哪怕是创始人Vitalik提出的方案也是如此。2018 年, Vitalik Buterin 在推特上表示,“就算没有我,以太坊网络也绝对会存活下去。”

以太坊社区在项目发展历史中发挥了很多作用,如引进与Zcash关于匿名和监管技术的合作、在The Dao事件中的决策、Defi生态的蓬勃发展等等,每一次以太坊的重大关键事件,社区的影响都至关重要。

最近,以太坊社区和Vitalik又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许跟未来的每个人都相关:二次方自由职业者。

但是,以太坊的pow治理也面临难题:基于密码学的POW机制使得协调成本被大大简化,但两个矿池控制了以太坊51%的哈希算力。因此以太坊也正在过渡到pos的共识治理模式。

2.3.3、Zcash社区可以作为强社区治理追随的案例代表。

Zcash社区拥有对匿名性持坚定信仰的追随者。但尽管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Zcash社区治理并不一帆风顺。好在创始人Zooko Wilcox有极大的社区影响力,在两次分叉后Zcash团队仍然拥有良好的社区基础。尤其是在最近一次的议题中,Zcash社区已经同意新的挖矿奖励分配方法,将继续资助其隐私加密资产ZEC的开发。

来源:coinpost.jp

关于是否继续资助ZEC的开发一事,Zcash社区已经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讨论。继续开发Zcash并且为其提供开发资金,可以帮助Zcash找到更多顶级人才,尤其是在匿名币面临国际监管机构越来越多的审查的时候。在这一次,Zcash社区又一次支持了Zooko Wilcox。

 

3、如何复合更广泛多数的共识?

 

一是开源。区块链发源于具有开源精神的极客群体,在西方这样一个注重创新、注重知识产权的氛围内孕育成长,每个人的贡献都在社区中留下痕迹,获得声望。在这种群策群力的氛围中,越开源的项目就变得越来越安全。

在一个危机四伏的环境中长大的动物,永远是自然进化论的强者。开源越早、迭代越快、代码越完备、漏洞越少,这样的开源项目才是经得起市场考验的。比特币因为开源,运行在公开网络上的资产,没有因为透明而收到更多的攻击;以太坊开源,孕育了无数公链和山寨币,没有因此动摇它自身全球第一公链的地位。因为开源,所以强大。

所以,在长期稳定市值前百的项目中,开源的特性表现越优异,获得的共识和信任也就越多,成功的概率也就越大。

二是治理。从来没有一个公司的治理,像区块链项目的治理一样可收可放、可大可小。而随着技术发展迭代、知识型社会的崛起,每个人都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一个节点,区块链社区治理就成为项目发展的关键事件。

如何将松散的节点、利益个人、小团队、大社区的利益分配好、规划好,就需要相关的流程、制度、共识,给执行和落地好,这就是社区治理。

社区治理是一个民主化、公开化的过程,也是一个集体决策的过程。区块链的社区治理其实就是共识机制的实践,目前存在挖矿、pos、dpos等相对成功的治理方式,也有链上治理和链下治理之分等。社区治理主要通过投票的方式在问题上达成共识,弥补和解决共识算法、激励分配等在实践中的问题,从而行使治理权力。

BlockVoices

让企业媒体运营更简单